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
订阅
当前位置:孕妇网 > 备孕 > 同房受孕

被一群老头玩我的下面/乖乖不哭了老公抱

时间:2020-08-24 作者:li123 来源:孕妇网
标签:
“嗯,好痒呀,张医生,你越弄我越痒了,怎么回事嘛。”莫晓梅夹紧了双腿。 “这是正常的反应,是在排毒呢,你忍着点,很快就会舒服一些了。” 老张喘...

 

“嗯,好痒呀,张医生,你越弄我越痒了,怎么回事嘛。”莫晓梅夹紧了双腿。

 

“这是正常的反应,是在排毒呢,你忍着点,很快就会舒服一些了。”

 

老张喘着粗气,激动的手发抖。

 

他在外面摸索了一番后,自然不满足,他裤子里的东西,已经膨胀的不行了,简直快要顶破裤子了。

 

他迫切的想要和莫晓梅欢爱,他需要发泄。

 

这两年憋的太久了,实在是很难受。

 

于是他把手指伸到了莫晓梅的身子里,慢慢的动了起来。

 

“啊,不行,张医生,你弄的人家有点疼了,更痒了。”

 

莫晓梅身子发抖,那里才没有被人那样对待过,她满面羞红,只觉得两腿间更加湿润了。

 

“忍着点,别出声,马上就好了。”

 

老张真担心她叫出来,让村里人听见了,那还得了,尤其是她爸爸村长要是发现了,估计要把老张给扒皮抽筋呢。

 

莫晓梅咬紧了红唇,浑身香汗淋漓,她不知道是老张在挑逗自己的身子,只是感受到很酥麻,浑身软绵绵的,娇喘着快出不了气了。

 

大概是处于一种本能,居然按住了老张的手,夹紧了腿磨蹭起来。

 

看着她眼神迷离的样子,老张知道,莫晓梅被自己弄的动情了。

 

这可是最好对她下手的机会了,干脆狠狠的做一次,占有她这个年轻的身体。

 

“嗯,啊,张医生,我怎么觉得那里更痒了呀,好难受,我这是怎么了,毒排出来了吗。”莫晓梅紧张的问。

 

老张想了想,说道:“还差一些,也是最关键的一步,就是不知道,你是不是愿意。”

 

“你说,你让我做什么,我都配合,只要可以治好我。”

 

“你爬着,背对着我,把眼睛闭上,剩下的事,交给我来就行了。”

 

老张搂着她的小蛮腰,心里暗喜,从后面她就看不见他在做什么了。

 

莫晓梅点点头,翻过身来,爬在了床沿上,两腿夹在一起,翘臀对着老张,然后闭着眼。

 

“好了,张医生,你可以开始了。”

 

老张心砰砰跳,莫晓梅的背影太美了,她那浑圆的屁股,雪白的肌肤,光滑的脊背,时刻都在诱惑着他。

 

他紧张的过去看了看门窗,都关好了,他这才过来,轻轻的搂着莫晓梅的小蛮腰,缓缓的抚摸着她的翘臀,然后伸手在前面揉搓着她那饱满的酥胸。

 

随后,他急切的把裤子脱了,把自己的那根粗壮的东西拿出来了,缓缓的在后面,磨蹭着莫晓梅的两腿间,试图朝她的身子进入。

 

“啊,好热,好烫,张医生你在干什么呀?”

 

莫晓梅觉得不对劲,回头看了看,发现老张两腿间那根粗大的东西,吓的脸色一变,非常紧张。

 

老张也有点担心,赶快捂着,这时候,要是莫晓梅说他是臭流氓,村里人知道了,他就完蛋了。

 

莫晓梅也是正要大叫呢,老张灵机一动,立刻捂着她的嘴巴。

 

 

.

“别吵了,你知不知道,我都是为了你?”

 

莫晓梅立刻推开他的手。

 

“为了我,张医生,什么意思呀。”

 

“你难道不知道,为了给你排毒,我被感染了,你看我这里,都肿了,你没发现吗?”

 

老张干脆把他的那根东西展示给莫晓梅看,假装问心无愧。

 

莫晓梅一愣,想了想,好像有道理。

 

这大山村里很封建,莫晓梅只见过小男孩的下面,非常的细软,像老张这样粗大的她还是第一次见。

 

被老张这样忽悠,她居然认同了。

 

“哎呀,对不起张医生,是我害了你,那可怎么办?你会不会也死了。”莫晓梅眨着单纯的大眼睛。

 

“当然了,我这要是不排毒,我也会死的,哎。”老张假装很难过。

 

“那你要怎么排毒?”莫晓梅问。

 

“这个,恐怕需要你帮忙,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。”老张开始循循善诱,他知道莫晓梅被骗着了。

 

“你说,张医生你帮了我,我应该回报你的。”莫晓梅立刻说道。

 

“有个办法,非常见效,就是用你的嘴巴帮我消肿排毒,轻轻的咬着它,很快它就会好起来的,但是你一个年轻姑娘,恐怕不合适,还是让我死了算了吧。”

 

老张说完故作悲伤,捂着额头,坐下来叹气。

 

莫晓梅一听,很快说道:“你不能死的,你死了,我也就没人救了,张医生我帮你就是了。”

 

老张没想到莫晓梅居然同意了,他刚要说什么,莫晓梅居然蹲在了他的面前,张嘴就去含着他两腿间的那根东西了。

 

但是莫晓梅显然没有经验,而且老张的那玩意实在是粗大的很,她张嘴试了几下没能成功。

 

老张连忙扶着,让她用手握住,教她该怎么做。

 

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 

莫晓梅再次张开小嘴,伸出舌头,朝老张那里慢慢的添了起来。

 

当莫晓梅含着老张的那东西后,老张只觉得浑身一阵酥麻,如同电流一样,从她那温软的小嘴里传遍了他的全身。

 

很湿滑很舒服,虽然她没什么经验,牙齿弄的他有点疼,但是特别的刺激。

 

老张看着她被塞满的小嘴,爱抚的捧着她漂亮的脸蛋,伸手在她的酥胸上揉搓起来,他自己快乐的哼出来了,闭着眼很享受。

 

“张医生,你怎么了,我弄疼你了吗?”

 

莫晓梅吸允了一会儿后,发现老张那里还是粗大肿胀的,她有点急了,轻轻的吐出来了。

 

“没,没有,很好,你可以继续呀。”老张很享受这种乐趣。

 

“人家嘴巴都酸了,可你也没有好啊,是不是没什么用,我根本不会,都怪我笨。”莫晓梅居然自责起来。

 

老张本来就是欲火焚身的,被她这样用嘴弄了会儿,他越发的想得到莫晓梅了。

 

望着她两腿间,那粉嫩的地带,含苞待放,他很想去做她第一个男人。

 

“那个,你也别急,其实吧,还有个办法,不过你可能会有点疼,不过,这个办法呢,可以让我们俩都康复好起来,我也不会肿了,你那里也不会痒了。”

 

老张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。

 

“好呀,那你不早说呢,该怎么做呢?”

 

莫晓梅很开心。

 

“是这样的,我这东西,要放在你的身体里。”老张说道。

 

“这样呀,那怎么放进去,你这太大了,放我哪里?”莫晓梅感到很不解。

 

老张让她把两腿张开,指着她两腿间那条肉缝,说道:“就是放在这里面就好了。”

 

“啊?可人家这里这么小,而且是尿的地方,你不觉得脏了吗,怎么能放的下嘛。”莫晓梅越发的不解了。

 

“为了治病还嫌脏,那我怎么做医生,所以我说有点疼,你要忍着点,慢慢的就放进去了。”

 

老张越说越兴奋,已经忍不住挺着那东西,在她两腿间磨蹭了。

 

“嗯,那好,我们试试吧,你要轻点。”

 

莫晓梅红着脸,把两腿张开了。

 

老张激动的快要爆炸了,立刻搂着她的两腿,慢慢的把那东西对着她的两腿间肉缝,缓缓的向里面挺入。

 

“啊,疼,好疼的,张医生你弄疼人家了。”莫晓梅娇羞的轻声叫了起来。

 

“你忍忍,你看看,你这里更湿了,说明排毒效果很好,再坚持一下马上就会好的。”

 

这个节骨眼上,老张可不想停下来,继续哄着她。

 

莫晓梅咬紧嘴唇,额头上的汗水打湿了乌黑的发丝,她疼的把眼睛闭上了,两手紧紧的抓住老张的胳膊。

 

老张非常兴奋,莫晓梅的下面那么紧,可能是他的太大,加上她全身发抖,他好不容易才进去了一丁点,莫晓梅立刻张着小嘴娇喘起来。

老张激动不已,莫晓梅这少女的身子,果然水嫩啊。

 

老张那里越来越膨胀,抱着莫晓梅雪白光滑的大腿,狠狠的朝她身子进入。

 

“啊,疼,疼呀,张医生我忍不住了。”

 

莫晓梅开始呻吟叫了起来,身子下面一阵阵的收缩发抖,她的手指抓破了老张的胳膊,想推开他。

 

老张却压的她更紧了,爬在了她的肚皮上,挺着腰杆奋力撞击她的身子。

 

虽然只是进去一点,她两腿间已经非常湿润了,特别的紧凑,夹的老张舒服的欲仙欲死了。

 

老张在她那肉缝里缓缓的动着,渐渐的,莫晓梅那里已经溪水潺潺,春潮泛滥了。

 

老张浑身抖动,分开了她的两腿,欣赏着她那里粉嫩的芳草地。

 

少女的身体,果然是那么雪白娇美,让老张恨不得马上把她给揉碎似的。

 

“嗯,好疼,张医生,你在做什么呀。”

 

莫晓梅立刻低头看着自己的双腿间,发现老张那根东西,弄在她那很痒痒的地方,已经快进去一大半了,弄的她特别的胀痛,虽然很舒服却有些难受。

 

“别,别弄了,张医生,人家太疼了。”

 

莫晓梅眼泪汪汪的,觉得下面那里越来越胀痛了,她使劲的推着

 

老张很担心她不同意会反抗,就停了下来。

 

“我在给你治病呀,给你排毒,你没有发现吗,我这里更加肿了。”

 

老张知道莫晓梅因为是第一次,有点疼是应该的。

 

多少年了,他都没有遇见过这样纯洁美好的少女了,所以很珍惜很怜爱。

 

他舍不得马上就占有她,担心会吓着她。

 

必须要让她心甘情愿的。

 

老张干脆把他那根东西从她身子里抽离出来,展示给莫晓梅看。

 

莫晓梅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,非常好奇的,用手碰了碰他那硬邦邦的东西。

 

老张哆嗦了下,她那嫩滑的小手,更加激起了他强烈的欲望,于是傲然挺立了。

 

“哎呀,好像更肿了呢,怎么办呀,我好怕。”

 

莫晓梅张着小嘴叫了叫,连忙用手握着,发现它还在跳动,非常炙热。

 

老张知道她上当了,就摸摸她的酥胸,说道:“没关系的,只要你可以好起来,我中毒了也不怕,让我继续给你治疗吧。”

 

莫晓梅摇摇头,担心的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。

 

“还是不要了吧,张医生,你这样帮人家,万一你死了怎么办。”

 

老张愣了愣,笑了笑,说道:“没关系的,我可是医生啊,为你治病是应该的,就算是我被毒死了,只要你可以活着,也没关系。”

 

莫晓梅很感动,泪眼朦胧的。

 

“我不,张医生,你对我太好了,我好愧疚噢。我不想害了你呀。”

 

“别傻了,不要再拖下去了,否则来不及了。”

 

老张快忍不住了,那里要爆炸了似的,很想快点在她身子里面发泄出来。

 

他立刻分开了她的两腿,朝她那芳草地挺入。

 

她那里很湿滑很温暖,刚进去一点。莫晓梅又疼的摇头。

 

“好涨好烫呀,张医生,你这里更粗大了,不要了嘛,你会毒死的。”

 

莫晓梅看着她两腿间,推了推老张。

 

“没事,我这是在吸毒呢,反正我老了,你还年轻,你应该活下去的。”

 

老张欲火焚身,狠狠的朝她那里进入,一下就碰到了她身体里的那层膜了。

 

老张更加兴奋了,她果然是单纯而且是第一次,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得到她。

 

“嗯,好热呀,张医生,我有点晕了,你别再动了,太疼了。”

 

莫晓梅脸颊绯红,眼神迷离,浑身发抖,夹紧了两腿,抱着老张,娇喘吁吁的。

 

“听话,再深入一点,你就可以好起来了,我也可以替你解毒了。”

 

老张搂着她的小蛮腰,狠狠的朝她的那层膜刺探下去……

莫晓梅一下子疼的大叫起来,她感觉身体好像传来了撕裂的疼痛,咬紧了红唇,浑身香汗淋漓的。

 

“啊,不要,张医生,你这里太粗太肿了,你肯定会死的吧。”

 

莫晓梅急了,连忙从老张怀里钻出去了。

 

老张原本就要破了她的第一次了,没想到莫晓梅反抗这样剧烈。

 

她那紧张担忧的样子,虽然不明白老张的心思,可是老张却很不甘心。

 

“你怎么不听话呢,我说了,我没事的,你就要好了,快点,躺着别动。”

 

老张哄劝着她,一边揉搓她的酥胸,一边用手在她两腿间摸索,又挺着他那东西靠近她。

 

“不,不了,张医生你这里都紫了变色了呀,好像还流血了呢,我,我真的不可以害了你,而且我也好痛。”

 

莫晓梅眼泪汪汪,捂着下面不让老张碰了。

 

“那怎么办,我也中毒了,你的还没好呢。”老张继续哄劝她,他太想发泄了。

 

“这样嘛,我帮你消毒呀,你不是说,我可以用嘴嘛,我这里好像没那么痒了,来嘛。”

 

莫晓梅说着,就蹲在老张面前,握着他那里,张嘴含住了他那根东西,腮帮子鼓鼓的,吞吐着。

 

虽然动作很笨拙,却是让老张舒服了很多。

 

老张心想慢慢来吧,现在急不得,而且她的小嘴也很温暖舒服,让他有快发泄的冲动,于是他捧着她的脸蛋,轻轻的挺着腰杆进出着。

 

“嗯,张医生,你感觉好点了吗?”莫晓梅笑盈盈的,吐出他那东西,仰头看着老张。

 

“还没有,你继续。”

 

老张有点忍不住了,直接又塞进她嘴里,一手揉捏她的酥胸一手在她两腿间摸索着,挺着腰杆快速的抽送着。

 

莫晓梅呜呜嗯嗯的,睁大了眼睛,嘴唇都麻了,却只感觉到一股热流喷涌而出。

 

随着老张加快了速度,那炙热的东西,从老张那里发泄而出,弄的她的脸颊和嘴唇都是。

 

“哎呀,张医生,你消肿了呢,是不是好了?”莫晓梅很开心,一边咳嗽,一边擦着嘴巴。

 

老张喘着粗气,虽然舒畅了很多,但是他那里还是很坚挺。

 

看着莫晓梅那粉嫩雪白的身子,他意犹未尽,压着她就想疯狂的占有她。

 

“哎呀,张医生你怎么了?”莫晓梅又羞又急,感到很恐慌。

 

就在此时,外面有人敲门,还有人在喊。

 

老张一听原来是村长来了,他可是莫晓梅的父亲,来找她了。

 

坏了,老张只好起身,让莫晓梅把衣服穿好,并且告诉她,不要把病告诉别人,因为这毒会传染的,别人知道了不好,包括父母都不可以知道。

 

莫晓梅点点头,穿了衣服后,去开门了。

 

村长是来叫莫晓梅回去吃饭的,疑惑的看了看,说道:“怎么半天不开门,在干什么?”

 

“没什么呀,张医生在给我治病。”莫晓梅脸颊依然红红的。

 

老张也立刻出来解释,莫晓梅应该是感冒了,不过现在快好了。

 

村长很开心,非要拉着老张一块去他家里吃饭。

 

老张自然乐意了,他就想和莫晓梅多待会儿。

 

刚才没有彻底的得到莫晓梅,说不定等会儿有机会,彻底的发泄在她身子里呢。

 

村长把老张拉到家里后,让老婆做了一桌子菜。

 

“张医生,多喝点吧,你帮了我们,给我们村里人治病,作为村长,感谢你还来不及呢,别客套了。”

 

老张客套了两句,就和村长喝了起来。

 

过了会儿,莫晓梅从房间里出来了。村长让她给老张斟酒。

 

看见莫晓梅,老张有些心动了,她似乎刚洗过澡,乌黑的秀发湿漉漉的,穿着薄薄的衣裙,她年轻的身材,让老张很渴望,身上透着芳香。

 

老张酒量很好,莫晓梅倒多少他就喝多少,村长也陪着喝。

 

很快村长就晕乎乎的,爬在桌子上醉了,开始打呼噜。

 

老张微微一笑,推了推村长。

 

“我爹醉了呢,不好意思呢张医生。”莫晓梅有些娇羞。

 

“没事,我也差不多了,该回去了。”

 

老张把村长扶到房间去,让他睡觉。

 

村长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,村长老婆只好去照顾村长,顺便让莫晓梅送一下老张。

 

“好啊,慢点。”

 

老张也有点晕,走路晃来晃去的。但是他很高兴,又有机会和莫晓梅这个美少女独处了。

 

莫晓梅跟着出来,把老张扶着。

 

“张医生我送你嘛,你慢点。”

 

老张差点就倒了,一下抱住了莫晓梅。

 

头直接钻到了她的怀里,碰到了她的酥胸,软绵绵的,香喷喷的。

 

老张顿时头热了,而莫晓梅也是面红耳赤。

 

“哎呀,张医生你还好吧。”

 

“没,没事,我就是走不稳了。”

 

本来老张就不算醉,他觉得趁着这个机会,刚好可以和莫晓梅亲近一下。

 

“我送你回家吧。”

 

莫晓梅扶着老张,两人路过了山脚下的一片树林子,这里有一条小路,直通老张家里。

 

进了树林子后,老张让莫晓梅等他一会儿。

 

他去撒泡尿,之后觉得清醒了很多。

 

转身回来,看着莫晓梅的背影,尤其是她挺翘的大屁股,他突然很冲动。

 

先前在诊所里,没有好好的得到莫晓梅,现在机会又来了,一定要把握住。

 

老张假装要倒,一下抱着莫晓梅,反正四下没人,他趁机就在她胸前摸了起来,还去吻她。

 

“哎呀,张医生你干嘛呢,别呀。”莫晓梅有点慌了。

 

“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,我刚醉了头晕站不稳了,扶你一下。”

 

老张担心莫晓梅拒绝,就放开了她。

 

“没事,我们快走吧。”莫晓梅又扶着老张,走到了林子深处。

 

四周黑咕隆咚的,老张忽然想到了什么,悄悄的捡了个石头,直接扔到草丛里。

 

有一些动物和鸟,被吓着了,顿时发出可怕的声音来。

 

“啊,是什么呀,张医生,好恐怖,我怕。”

 

莫晓梅很害怕,一下躲在了老张的怀里。

 

“不怕,没事,有我在呢。”

 

老张暗暗高兴,他就是故意吓唬莫晓梅的。

 

趁着这机会,他伸手在她身上摸着,身体越来越冲动。

 

“嗯,张医生,我不敢动了。”莫晓梅喉咙里发出呻吟,又觉得浑身痒酥酥的。

 

老张觉得正是时候,或许又喝了酒,头脑发热更加渴望,灵机一动有了主意。

 

“晓梅啊,你身体好了吗?”

 

“我,没有呢,还是有些痒痒的,特别是你摸我这里的时候。”

 

莫晓梅不知道老张在打什么主意,反而很认真的回答问题。

 

“你想快点好起来吗?”老张问。

 

“想呀,你不是说,还要让我复查吗?”莫晓梅说道。

 

“对,但是有个办法,能够让你好的更快,你记得我跟你说过吧?”

 

老张边说,边用身子摩擦着莫晓梅,手在她两腿间探索。

 

“嗯呢,你说,你把你那东西放着我身子里,我就会彻底的好呢。”

 

“对,就是这个意思,尤其是在这个林子里,你会好的更快。”

 

“在这里吗,可是太黑了,我有些怕。”莫晓梅朝老张怀里钻。

 

老张越来越控制不住了,把手伸到莫晓梅的衣服里,摸她的胸,揉捏着。

 

“没关系,很快的,我帮你把衣服脱了,而且这林子里有一种草药,可以让你好的更快,只要几分钟,你就舒服了。”老张又开始哄她。

 

“真的吗,那太好了,张医生,那你来吧。”莫晓梅很开心的笑了笑。

 

老张让她躺在草地上,他已经迫不及待了,喘着粗气,直接把她的裙子给扒开了,又把她的内裤给拉下来了。

夜里看不见莫晓梅的样子,但是手摸着她光滑的大腿,然后是大腿之间的那神秘禁地,老张激动的心快跳出来了。

上一篇:bl师徒双修h|女人性饥渴情欲    下一篇:交换的女朋友玩爽,被老头下药玩好爽小雪    本文链接:http://www.sojingjia.com/beiyun/tf/33244.html
热门文章